江牧師答:「內在生活就是神的國在我們裏面的彰顯、做王掌權。把天國帶進我們的裡面,也是一個更豐盛的生命。聖民的血、所受的苦,在神的眼中極為寶貴;就是一粒麥子落在地裡死了,就會結出許多的子粒來。哥林多後書第 4 章講到:『身體雖然毀壞,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。』我們的身體再怎麼保養,還是會老去。我認識我的牧者榮教士時她70幾歲,直到84歲被主接去。越到80幾歲的時候,你會發現她身上真的充滿了榮耀、還有對耶穌的愛火。我們一般人到80幾歲時好像什麼事都看得很淡、很破了;但榮教士80幾歲的時候,像一個談戀中的人,因為耶穌的愛燒在她的裡面,讓她一直享受耶穌的愛,而裡面那麼深的愛上耶穌。所以內在生活就是在講我們的裡面,而你會發現我們的身體、我們的一切都是從裡面來影響我們的。像內科醫生說的:『75% 內科的病都是跟你的心理有關係。』你情緒不好啦、心裡難過啊、長期的鬱悶哪,有些白髮人送黑髮人就是因為受不了兒女死掉了,就流淚、痛苦,後來一大堆的病都產生了。還有你裡面怨恨某一个人、很氣你的婆婆、或者你被你的媳妇虐待,這種氣都很容易產生疾病的。怀疑、害怕也是,有個姐姐得了癌症,那妹妹只是知道了,結果嚇得她後來先死掉。你知道嗎?你的人、整個的現象,都跟你的裡面是有關係的。所以内在生活為什麼那麼重要?這是為什麼盖恩夫人說,神的國是藉内在生活降臨。」

江牧師答:「內在生活這一系列的信息是我還在臺灣服事時,為週五晚上學生聚會所預備的進深造就班。那時我禱告了一段時日,問主進深造就班要講什麼好。有一天,就在公共汽車上,主忽然間就給了一系列的題目。主給的第一個題目就是恩招的指望,再來就是聖靈充滿。我自己抄下來以後就發現,主給這些題目是有順序的。恩召的指望就是講到神永恆的心意,要帶以色列百姓進入迦南美地,迦南美地就是預表神一切的豐富。歌羅西書第二章第九節講到:『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裡面,你們在他裡面也得了豐盛。』迦南美地又稱為安息之地,就是神要我們進入神兒子基督的安息裡,所以第一套信息講到我們的標杆。然後第二套就是講到聖靈充滿,因為要進入迦南美地就要過約旦河。過紅海常常是講到預表一個人的重生,而過約旦河常常是預表一個人的聖靈充滿。接著你就會發現,在得地為業前有很多的爭戰,要怎麼樣趕走那些迦南人? 所以接下來就是講讚美,等候神,順服,謙卑,服事,爭戰得勝之方,如何明白神的旨意,禱告,舊皮帶換新皮帶,在基督裡的自由;這麼多套都是方法,讓我們可以承受美地偉業,讓我們身上的那些王、那些老我,可以被趕出去。我九五年到San Jose拓荒時,就是每週四講內在生活系列。那時候我就多加了一套內在生活的真諦在恩召的指望之前,是因為那裡很多的知識份子就是要先明白什麼是內在生活。你們聽信息不見得要照這個順序,而是照著你現在的需要去聽,因為每一套都可以進入神的豐富裡面。我從九五年講到九八年,在講完謙卑以後,聚會的人數就增長到180位。弟兄姊妹雖然會來聚會、也會追求,可是他們回去有沒有繼續操練我不知道,操練時有什麼問題也沒辦法問。還有些人是我講謙卑的時候才開始來,可是前面講的讚美、等候神、服事、爭戰都很重要,他們沒聽到。另外,我要去外面帶特會時,不知道要找誰來講內在生活。我就發現這樣不行,要栽培器皿,我盼望我會的,弟兄姊妹也都要會。我仰望主時就覺得要把內在生活聚會打散,變成小組在家裡面舉行,便叫做內在生活小家。 然後我開始訓練小家長,讓小家長帶領小家成員過內在生活。剛開始的時候只有兩、三組。我就盡量都去參加,那時候也叫上Martina,我們就輪流去不同的小家,幫助小家長越來越會帶聚會。會後我們就把同工召集在一起,告訴他們哪些可以改進。 這樣兩年下來後,我發現我們的小家長一個個越來越長大。為了要帶內在生活,就更融會貫通,結果就發現一些小家長真的會講內在生活了。就這樣,有的弟兄姐妹也開始可以站講臺了。」

江牧師答:「內在生活是每一個人都必須過的,因為這是聖經上講的:『因為離了我,你們就不能做什麼。』所以枝子一定要在葡萄樹上,然後這個人就多結果子,就是住在主裡面的意思。另外約翰一書那裡講到:『小子們哪,你們要住在主裡面。這樣,他若顯現,我們就可以坦然無懼。 』然後說:『住在愛裡面的,就是住在神裡面』。所以,過內在生活是每一個人都必須要過的,雖然神給我們每一個人有不同的呼召。也就是說,很可能你過內在生活,神是呼召你去福音機構上班;或者你過那些生活,神是呼召你去牧養一個教會。如果你帶人真實的過內在的生活,會使整個教會有根有基地被建造。 會眾的生命會一直地成長,以至於整個教會會更進入神對這間教會的呼召。 同工跟牧師之間、同工彼此之間,也都會相處的更和諧,而且會是一個比較長大成熟的教會。我們當中很多人要服事主,那我們一定要有一個觀念,服事主不是領受呼召,然後就去某個地方去建立一個教會就好了。服事主要像保羅說的:『是用諸般的智慧勸誡各人,教導各人,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。』那這個就是過內在生活,把人引到神的面前,讓他懂得注視神、倚靠神、從神支取,與神聯合就是這個意思。不是把人引到牧師的面前。你想想看,注意一下,很多的教會都帶人信主,但是沒有建造弟兄姊妹成為長大成熟的人。教會裡充滿一大堆的嬰孩,以至於教會的服事永遠是落在那差不多二三十個人身上,其他的人就是只是來聚會,回家,再來聚會,再回家,然後發怨言批評論斷,所以牧師和同工都累垮垮的。十年前牧師就是什麼都要自己來,搬桌子、開燈、關燈,十年後還是一樣,為什麼?因為沒有教育、培育、餵養孩子,使他們要長大成熟。教會不該是這樣子,因為教會是『基督的身體』,這位『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』是何等的豐富、豐滿,教會就應該是這麼地豐富跟豐滿。也就是說,任何人帶著需要來到教會,不只是解決了問題而已,他也要得著餵養、長大。你想想看,如果你的孩子十三歲了卻還是跟三歲一樣的心思、意念、說話、動作、嗜好,你會怎麼樣?還是什麼都問爸爸,我該穿什麼衣服、吃什麼東西?很失望啊,對不對?內在生活就是把每個人都引到基督的面前,使他們越來越不需要牧師,甚至自己就可以當牧師了。我們教會就是這樣,你們在這個夏令會早上的workshop看到那些做見證的人,本來都是各種身、心、靈的疾病;就是藉著過內在生活,他們一個個健康強壯、長大成熟,後來都成為小家長,可以去餵養、照顧別人,然後越來越知道神對他們的呼召是什麼。我知道像有的教會專門是做內在醫治釋放,但是如果整個教會都是過內在生活,再去做內在醫治釋放,那就會更有果效,不會累垮垮,因為幫人家做內在醫治釋放其實是很累的。 服事一個人有時候要好多小時,還要做很多次,有的做了幾年還一直在做。花在一個人身上那麼久,那至終呢?這個人有沒有長大成熟到可以去服事別人,還是他的問題都還在?重點就是我們有沒有帶領他們去過內在的生活。所以很紮實的去過內在生活,每一個人都可以發揮神創造我們的潛力,而且強健、長大成熟、服事量越來越大。如果沒有過,有人當小組長一年就累得不得了,需要一年的安息年。所以內在生活是每個人都需要過的。」

江牧師答:「你知道生命沒有一勞永逸的。 聖經明明講大衛晚年睡到太陽平西才起來,過內在生活卻是警醒地一直來和神相交。大衛那段日子並沒有那麼警醒、真實來活在神面前。也就是說,我們這個人永遠都是不可靠的。我們這個肉體,稍微享安逸就很容易犯罪。所以保羅為什麼說:『我是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』?攻克己身就像是用拳頭打自己,打到瘀青。就是不要讓它壯大起來。不要讓它那麼自以為是。他說:『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,自己反被棄絕了。』這是需要一直持續到我們見主面。所以,為什麼我們需要肢體?因為我們有時候一個不小心,就有點浮起來了,就有一點隨便、安逸,所以仇敵就攻進來了。那如果我們都有一些一起奔跑天路的屬靈同伴,而且把自己委身給他們;人家說你時,你不會一直辯解、或臉色不好,而是可以被指正。這樣子的話,你就比較保險一點。大衛很可惜,就是約押只是一謂的體貼大衛、順服他,並沒有去說他的不對。約押如果那時候說:『王啊,這樣不好吧?烏利亞是這麼忠心的勇士啊,做這樣的事是會得罪神的,萬萬不可。』就像先知拿單那樣責備大衛,那大衛就會醒過來。」

江牧師答:「完美主義就是一種老我,那個老我就是高要求的、要非常完美、非常高標準,對自己、對別人都是這樣。這跟我講到對付老我的方法都是一樣的。也就是說,過內在生活,就是凡事下來、凡是願意順服。當我在某方面要求別人一定要這個這麼乾淨,或者這個東西一定要這樣擺,卻每次都要跟不按你的規矩來做事的人同工、或跟這個人住在一起;你也試著跟他講過了,可是他還是這樣子,那你就只好說:『主,謝謝祢把他擺在我旁邊,這是我需要的。祢就是故意讓我們跟一個這樣的人在一起,主你也讓我更多去欣賞他的優點。』是啊,他可能就是很不愛乾淨啊、生活很亂,而主就是要用這個破除我的完美主義嘛。那你就是接受、為他感謝讚美,然後順服這個環境,那你這方面的完美主義就開始一直被破除了。」

江牧師答:「很好的問題,其實內在生活是一條信心的道路、愛的道路、也是十字架的道路,是一條真實地致死己的道路,因為神建造美麗的耶路撒冷是建造在無有的根基上。我們天然的這個肉體,都不能夠成就神的義,基本上就是與神為敵、為仇的。可是我們的天然是很不願意被破碎的,我們保護他、愛惜他,愛的不得了。所以,這樣的人其實沒有在過內在生活。等候神不是等於內在生活、內在生活也並不是等於等候神,等候神是讓我們來跟神相交。那靈很敞開,就像有些人說的天眼開了、或打通了任督二脈、學氣功的就會說磁場很好,對不對?只要那些東西打開了,就容易遇見靈界的事情。 所以當他在神同在很豐富的地方,就會感受到神的同在,好甘甜喔! 但是,如果人一直不肯操練順服、謙卑、被破碎,他自終會在一個蒙蔽、自欺的裡面。 神的同在是為了讓我們可以順服、謙卑得下來,而內在生活就是一個老我必需下寶座、真實的尊祂為王的,你才會進入一切的豐富裡面。我是有遇到一些這樣子的人,他靈很敞開,很享受等候神,可是他從小跟父母之間的那種傷害從來都不肯讓人家去碰一下。就像中彥弟兄的見證,在他跟家中長輩和睦之前就很喜歡花時間等候神。但是他不敢跟我面對面、眼對眼的談話,因為他對權柄很排斥和逃避。其實我都沒有用過權柄的,都只是要愛和幫助他們去成就神在他們身上的呼召。可是那種從小跟父母的傷害,在沒有面對、得醫治前,會有很多錯誤的思想模式。直到當他去面對、跟長輩道歉,然後長輩也流淚,真實得到一個醫治以後,他的疏離感、害怕、沒安全感、閃爍都沒有了!所以,有些老我一直都沒有被破碎的人,會絆倒很多人,因為人家會覺得你不是常常在等候神嗎?為什麼人家只是好意地講一點可以改進一下,你就氣成那個樣子?老我這麼強大,比人家沒等候神的還大?真實過內在生活的等候神就像鵬飛弟兄、像譽滕弟兄去跟他太太道歉的見證。主都會光照他們,每一個都是這樣的。所以,你一定要一點一滴一直破碎這個老我,才能夠終久享福。」